電子報詳情頁

知見錄/察言觀色\胡一峰

高情商的人大都善於察言觀色。這項技能似乎和天賦有關。有些人生來是氛圍識別師,身上彷彿裝着探頭,對於飄浮在空氣裏的情緒,精準感受,恰當應對。另一些人則對氛圍完全無感,像一輛沒有車夫的馬車,在人際的叢林裏兀自奔馳,傷人無數而渾然不覺。以小說人物論,前者可比薛寶釵,後者卻非林黛玉,而是黑旋風。因為,林黛玉情商本極高,只不願配合這個世界,才刻意擰着來。

隨着人工智能的進化,黑旋風們的苦日子大概快到頭了。因為AI已經學會了識別表情。沒錯,世上有喜怒不形於色的高人,好似戴了人皮面具,內心翻江倒海,臉上死水無瀾。絕大多數人卻還是形於色的。人類的表情又具有跨種族性。不同的文化背景的人,分享同一種表情毫無障礙。據說有的部落以搖頭為是點頭為否,卻從沒聽說以笑作悲以哭為樂的。

所謂哭,所謂笑,拋開內心變化僅從面部而言,無非是嘴角的位移,以及眼眉、肌肉的變化。掃描人臉,AI識別出五官及其相對位置,就能實時判斷表情。這技術應用頗廣。有一款軟件把憤怒、恐懼、厭惡、快樂、悲傷、驚訝和蔑視這七種表情對應為七種提示音,為視障人士與人交流提供了方便。還有網課平台將其應用於監視監管。老師憑此火眼金睛,就能識別些開小差的學生。

當然,情緒不僅掛在臉上,人全身的筋肉都具有表達情緒的本領。網友常用「用腳趾在地上摳出了一套三室一廳」形容尷尬的場面,誇張卻形象地說明了肢體的表情功能。我想,人工智能繼續發展下去,想必還能通過識別肌肉組織的微小變化來讀出用戶的情緒,從而更精準地執行指令。不過,情緒成了算法的對象,社會變得愈發透明,生活在一個沒有秘密的時空,究竟是好事還是壞事?這其實是個算法時代的老問題了,回答起來可並不容易。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