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報詳情頁

HK人與事/「報復式」生活\朱昌文

香港持續約四個月的第五波疫情,終於放緩,多項社交距離措施因應放寬。眾多宅家良久的市民無不舒了一口悶氣,紛紛走出戶外,盡情玩樂。市面出現一片熱鬧景象,有些地方更是遊人如織,於是在文字媒介和人們交談中出現一個流行的形容詞,叫做「報復式」,諸如「報復式消費」、「報復式購物」、「報復式飲食」、「報復式運動」、「報復式健身」、「報復式郊遊」、「報復式打麻雀」等等。

為什麼人們的行為被稱作「報復式」呢?按照辭典解釋,報復又稱復仇或報仇,是指針對傷害自己的人,以類似的手段進行還擊。那麼,我們今天作出的各種各樣所謂「報復式」行動,針對的並非是人,而是疫症,不過可以將它「擬人化」,視之為「疫魔」,也可說得過去。我們同仇敵愾,齊心協力把這疫魔驅除,以雪心頭之恨,誠是一樁大快人心的事。

其實,所謂「報復式消費」之類,只不過是一種補償心理。在疫情嚴峻期間,人們憋在家裏,慣常的飲食購物娛樂等活動都被迫減少或終止,心理上覺得蒙受了損失,耿耿於懷,直至疫情緩和,可以走出戶外,於是更多地參與各種過去一段日子減少了的活動,作為補償,達至心理上的平衡。以此視為一種「報復性行動」,可以理解。

我與不少朋友同樣受到這種補償心理影響,近期紛紛相約吃喝玩樂,其中最多的是白天茶敘晚上品嘗美食,眾友大快朵頤之後,各人肚皮都脹了不少,互相取笑,如何減肥又成為話題。娛樂圈好友黎文卓在兩個手機群組發出邀宴通告,在沙田龍華酒店舉行聚餐,反應熱烈。我又有口福品嘗到這家食府馳名的紅燒乳鴿和沙田滑雞粥了。

在疫情嚴峻時期,所有體育館和體育場地都關閉了,一向愛好打乒乓球的我,過去幾個月來被迫中斷了這項運動,終日感到若有所失;另外,身體健康狀況好像走下坡,心中不無擔憂。幸好體育館於四月二十一日重開,我的球友第一時間訂場,就在那天大家再在乒乓球室相見,興高采烈拿起球板打得不亦樂乎。我也許用力過多,「報復式運動」的結果,這天晚上睡至半夜,雙腿抽筋,十分痛楚,要起床搓活絡止痛藥膏。心想,凡事過了頭都不好,運動也如是,應按照自己體力做適當的運動,何需過度「報復」?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