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報詳情頁

點擊香江/「傳統反對派」要有未來,就須回歸「一國兩制」正軌──四論「同為香港開新篇」\屠海鳴

再有一個多月,香港將迎來回歸祖國25周年的大日子,第六任行政長官李家超及第六屆特區政府也將在「7·1」就任;香港在經過撥亂反正、正本清源之後,將站在一個新的起點上。「同為香港開新篇」,香港社會各界和廣大市民對未來充滿信心和期望。

在這個特殊時刻,有媒體報道,昔日的「傳統反對派」政黨內部也出現了一些爭議,有新生代主張積極參與政治,否則將長期邊緣化;也有一些人認為「傳統反對派」沒有參政議政的空間,不必「出山」。

在香港「由亂到治」轉向「由治及興」的進程中,究竟應該如何看待「傳統反對派」?其實,香港國安法和新選制打擊和排斥的是「港獨」勢力,並非「傳統反對派」。只要恪守愛國底線,「傳統反對派」參政議政的空間一直存在。要重新出發,就必須回歸「一國兩制」正軌。

「傳統反對派」被「港獨」勢力騎劫

「一國兩制」下的香港,並非容不下幾個「傳統反對派」政黨,而是近年來他們被「港獨」勢力騎劫,越來越極端,衝擊「一國兩制」底線,破壞憲制秩序。

一是煽動暴力。在2019年「黑暴」期間,有人公開宣稱「暴力有時也是解決問題的方式」,還有一些人在街頭暴亂中掩護暴徒撤退。這是公開支持街頭暴力,而暴徒打出的口號是「港獨」性質。這個邏輯就非常清晰,「傳統反對派」政黨公開支持暴力推翻現政權,已不是「反對者」,而是「顛覆者」,發生了質變。

二是癱瘓政權機關。在2019年「7·1」發生的暴力衝擊立法會大廈事件中,有「傳統反對派」議員為暴徒引路,那次暴力洗劫致使立法會停擺半年之久。以往,有「傳統反對派」議員以「攬炒」方式阻止立法會審議政府議案,並公開宣稱目的就是「癱瘓政府」,明顯具有破壞政權機關的意圖。

三是勾連國外反華勢力。「修例」風波期間,多名「傳統反對派」議員與美英反華勢力一唱一和,並公開請求美英制裁中國、制裁香港,充當了反華勢力圍堵、遏制中國的「馬前卒」,忘記了作為中國公民、作為合法政黨應該遵守的規矩,將自己置於國家和香港的對立面。

由此可見,一些「傳統反對派」肆無忌憚的衝擊「一國兩制」底線、破壞憲法和基本法構成的憲制秩序,已經與國家為敵,這樣做當然沒有生存空間。

「一國兩制」方針不可撼動!憲法和基本法構成憲制秩序不可挑戰!「傳統反對派」必須回歸正軌才有出路,決不允許越軌!

「傳統反對派」回歸正軌才有出路

「傳統反對派」可以各抒己見,但不可挑戰「一國」原則。香港是一個民主社會,也是一個法治社會。這個性質並沒有變。「傳統反對派」可以對香港的內部事務提出不同意見,但必須注意兩點:一是不能對內地的社會制度妄加評論,內地實行什麼社會制度,是內地民眾的選擇,香港的「傳統反對派」沒有資格指手畫腳,更不能肆意抹黑。二是不能質疑中央對香港的全面管治權,中央對香港的全面管治權早已透過憲法和基本法明確,不存在「可討論」的空間。

「傳統反對派」可以批評政府,但不可癱瘓政府、顛覆政府。香港國安法和新選制實施後,有人惡意炒作稱,議員不可以批評政府了,市民也不可以批評政府了。這完全是無稽之談!特區政府並非完美,批評是正常的。第五波疫情爆發期間,特區政府就受到不少批評,批評者並沒有受到打擊。不能把企圖顛覆政府的言行與善意的批評混為一談,二者有本質區別。

「傳統反對派」可以正常交流,但不可以反中亂港。中國開放的大門不會關上,而會越開越大。香港是一個國際化大都市,在國家的大力支持下,香港這個「東方之珠」只會更加璀璨奪目。「傳統反對派」政黨的正常交流只要不違法,就不會受限制;但如果以反中亂港為目的,公然違反香港國安法,則屬越軌行為,是決不能允許的。

學會做忠誠的「傳統反對派」

事實上,「傳統反對派」陣營也不是鐵板一塊,反中亂港分子和「傳統反對派」是不能簡單畫等號的,「傳統反對派」裏面也有愛國者。現在的情形是,這些人被「騎劫」,無法衝出重圍。

同時,昔日「傳統反對派」中的極端派也在轉變,在搞了一場「總辭」鬧劇後,原以為中央會做出讓步,現在看來是徹底的失算了。沒了那些「總辭」的議員,立法會的運作變得順暢了。這令極端派感到失落,不得不反思。

遙想多年前,香港的「傳統反對派」還是比較溫和的;這些年來為何變得如此暴虐,以至於自掘墳墓;再看未來的路,他們怎樣才能在香港擁有一席之地、挽回一定的影響力,確實該好好反思了!

「傳統反對派」的出路只有一條:當忠誠的「傳統反對派」。所謂「忠誠」,就是要忠誠憲法和基本法,在憲法和基本法劃定的框架內發「反對之聲」。在筆者看來,忠誠的「傳統反對派」須遵循三個規矩:做事的目的是建設而不是破壞,做事的方式是對話而不是對抗,做事的性質是依法而不是違法。總之,作為忠誠的「傳統反對派」,要把香港這個家呵護好,而不是夥同外人把這個家搞亂。

全國政協副主席、中央港澳工作領導小組常務副組長、國務院港澳辦主任夏寶龍曾經深刻指出:「『愛國者治港』絕不是搞『清一色』,而是搞『五光十色』,是具有多樣性的。」他還強調:「要在愛國愛港旗幟下,最大限度拉長包容多樣性的半徑,畫出符合香港根本利益的最大同心圓。」深刻理解這段話,有助於「傳統反對派」明白具有香港特色民主制度的本質。

新選制下三場選舉的完美收官,標誌着香港邁入良政善治的新階段,一切愛國愛港的政治團體都有參政議政的機會;但願「傳統反對派」能認清形勢,脫胎換骨,重回正軌,重新出發。

(本文作者為港區全國政協委員,香港新時代發展智庫主席,暨南大學「一國兩制」與基本法研究院副院長、客座教授)

註:《大公報》獨家發表,如有轉載,請註明出處。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