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報詳情頁

公評世界/美國最高法院的判決或點燃新內戰的導火索\周德武

6月23日和24日,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幹了兩件震驚全美的大事:一是23日裁定紐約州1913年限制持槍的《沙利文法案》違憲;二是24日宣布1973年的「羅訴韋德案」違憲。最通俗的理解:前一項裁決的後果是,今後民眾在紐約州可能不加限制地攜帶隱蔽性很強的手槍,而不必取得事先的許可,意味着在公共場合一言不和,人們隨時可能掏出手槍進行火併。在槍支氾濫的今天,美國最高法院的這紙判決完全與主流社會民意背道而馳。美國參眾兩院好不容易在本周通過了一項法案,對21歲以下的青少年擁槍進行更嚴格的背景審查,也算是對呼嘯的民意及最近幾起惡性槍殺案作了一點積極的回應,但最高法院的這紙判決瞬間抵銷了人們對控槍問題的樂觀情緒。

後一項裁決的直接後果是,今後美國婦女的墮胎權不再受憲法保護。這項裁決認定,1973年的「羅訴韋德案」本身就是錯誤引用了美國憲法第14修正案有關隱私權的條款,美國憲法從來就沒有保護墮胎權這一項。即使是強姦和亂倫而導致的懷孕也不能墮胎。在高院判決生效之後,密蘇里州立即宣布墮胎非法,接下來全美將有一半的州予以立法跟進,約3000多萬育齡婦女將受到直接影響。

美國最高法院的兩紙判決猶如兩顆重磅炸彈,對美國的國家根基形成巨大破壞,從一個側面反映出,美國社會在墮胎和控槍等問題上已經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

自特朗普執政以來,美國社會加速右傾,價值取向更趨保守。特朗普在任期間任命了三位保守派大法官,分別是戈薩奇、卡瓦諾以及巴雷特,自此美國最高法院保守派和自由派大法官的比例變成了6:3,保守派復仇的機會終於來到。

特朗普自詡為「天選之子」,他種下的禍根在2022年開出了「惡之花」。在「羅訴韋德案」被推翻以後,特朗普稱這是「撥亂反正」之舉,其支持者大肆慶祝,也把他推上了神壇,認為他是拯救美國最小生命的救星。但反對者認為,婦女擁有自己子宮的決定權和選擇權。即使憲法沒有具體涉及保護墮胎權,但不等於這項權力可以被剝奪。更何況在美國憲法起草的時候,美國還是「奴隸社會」,婦女投票權也是在1920年才得以落實。而墮胎權涉及到數千萬美國婦女的基本權利,保障這些女性的最基本尊嚴是社會進步的直接表現。1969年懷有身孕的羅(化名)在「羅訴韋德案」中於1973年打贏官司,被普遍認為是美國女權的一次勝利。

2020年,美國自由派女大法官金斯伯格沒能挺過這一年的冬天,在拜登當選美國總統之前溘然長逝,給特朗普帶來了難得的機會,參議院共和黨領袖麥康奈爾迅速啟動參議院快速審批程序,把極端保守的巴雷特推上了大法官的位置,而巴雷特作為七個孩子的母親,是反墮胎的堅定支持者,有評論認為,巴雷特正是「羅訴韋德案」被推翻的「最關鍵點穴人」。

1857年,美國最高法院審理了著名的斯科特訴桑福特案,爭論的核心是,「黑奴一旦獲得自由,是否永久獲得自由」的問題。黑奴斯科特隨主人到過自由州──伊利諾伊及威斯康星,並居住了兩年,隨後回到了蓄奴州密蘇里,主人死後,斯科特提起訴訟要求獲得自由,結果這紙判決推翻了「自由身」的定義,讓主張繼續維持黑奴制度的南方莊園主們興高采烈,而北方則憤怒之極。史學家們普遍認為,1857年最高法院的這起爭議判決,是美國內戰的導火索。

2022年6月的兩起判決,會把美國帶向何方,引起國際社會的廣泛關注。擁槍權是美國憲法賦予的權利,對這項權利的剝奪無疑將會讓一些州選擇分道揚鑣。得克薩斯州已顯露出一絲的跡象。而那些力主捍衛墮胎權的人怎麼辦?這個周末,美國一些地區掀起了抗議浪潮。國土安全部警告,美國的政治暴力活動將迅速增加。前不久,美國的一項民意測驗表明,一半以上的美國人擔心自己在有生之年或經歷內戰。可見美國社會的矛盾確實到了十分危險的臨界點。

上個世紀八九十年代,中國曾經有一句十分流行的話:「如果你喜歡一個人,就把他送到紐約,因為那裏是天堂;如果你恨一個人,要把他送到紐約,因為那裏是地獄。」最高法院對紐約州持槍法案的否決,讓紐約州長霍楚也感到了「恐怖」。無論是走在大街上,還是在地鐵裏,人們不僅擔心打架鬥毆,更擔心有人從懷裏掏出手槍。好在紐約是自由主義者佔多數的城市,墮胎權還是可以保障,或許與紐約擴大擁槍許可權是一種對沖吧。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