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報詳情頁

公評世界/北約未來10年的最大威脅還是自身\周德武

北約峰會於6月29日在西班牙首都馬德里登場。這次峰會之所以受到如此關注:一是西方國家普遍出現援烏疲勞症,美國急需展現團結,為盟國打氣,防止對烏克蘭的失敗情緒發酵會影響接下來的戰局。二是北約第一次邀請日本、韓國、澳洲和新西蘭等亞太四國首腦與會,將觸角明目張膽地伸向亞洲。三是這次會議打算更新北約戰略構想文件,可能第一次將「中國挑戰」寫進未來10年行動指南。

北約每10年左右就要重新進行一次戰略評估。在北約成立50周年(1999年4月)之際,拋出了所謂「戰略新概念」,即隨着蘇聯的解體和華約的解散,北約今後10年的主要任務將從集體防禦轉為捍衛共同的價值觀,不僅要用軍事手段,還將運用政治、經濟、文化等多種辦法,構築歐洲安全大廈;北約有權對防區外的危機和衝突採取干涉行動。從某種意義上說,北約新戰略構想實際上變成了干涉他國內政的行動綱領。而當年北約對南斯拉夫聯盟進行的軍事打擊成了最清晰的註腳。極具戲劇性的是,北約口口聲聲要保護保衛歐洲安全,結果《北約憲章》第五條第一次卻應用在了美國本土。9·11事件發生之後,北約迅速啟動了集體自衛條款,即恐怖主義者對美國的攻擊被視為對整個北約國家的集體攻擊。

2010年11月在北約里斯本峰會上,北約戰略構想進行了一次更新,稱北約的傳統軍事威脅大大減弱;恐怖主義的勢頭也有所減緩;未來需要加強同俄羅斯的合作;同時把網絡安全、供應鏈安全、大規模恐怖性殺傷性武器的關注放到更加突出的地位。時任俄羅斯總統梅德韋傑夫作為北約夥伴應邀出席,而所謂中國議題並未納入視野。當時西方國家深陷債務危機,中國通過G20平台,在幫助美歐渡過金融危機中發揮着舉足輕重的作用,世界普遍視中國為發展機遇而不是威脅,北約未拿中國說事也在情理之中。

2014年克里米亞事件發生後,北約對俄羅斯的認識再次回到了原點。此時,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對中國的態度也在發生微妙變化,「競爭與衝突正取代冷戰結束以來的合作與和解」,地緣政治的爭奪重新回到世界舞台的中心。2017年12月美國拋出新的國家安全戰略報告,將中國視為美國主要競爭對手,這個戰略判斷為北約新戰略構想的修訂定下了基調。

2019年4月3日,時任美國副總統彭斯就曾表示,北約在今後幾十年裏面對的最艱巨挑戰就是中國的崛起,盟國必須根據這一現實做出調整。在美國的影響及游說之下,2019年倫敦峰會聲明明確寫道:「我們認識到中國日益增長的影響力及其國際政策帶來的機遇和挑戰,需要我們聯合應對。」2021年布魯塞爾北約峰會發表的公報則直接指責中國「快速擴張核武軍備和常規軍事力量」,對「國際秩序構成威脅」,北約首次把中國視為「新威脅」寫進公報。

在短短的兩三年間,北約對中國的判斷已是天翻地覆,而這種判斷與美國國家安全戰略的表述驚人相似,這究竟是美國的判斷,還是北約的集體共識?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前幾天在接受德國《明鏡周刊》訪問時表示,中國雖不是北約的對手,不過中國的崛起對北約的利益、安全和價值是一大挑戰。據路透社報道稱,北約部分成員國對是否要在戰略構想文件中針對中國仍有保留,尤其希望在強調中國是「系統性挑戰」的同時,也要突出與中國就共同利益領域進行合作。

所謂中國對北約的利益、安全和價值構成挑戰,完全體現了美國綁架北約的戰略意圖,正所謂欲加之罪,何患無辭。這兩年來,美國有意將世界描繪為「民主與專制的二元對立」,並在技術上與中國進行脫鈎。中國與北大西洋國家相隔萬里,沒有任何領土之爭,何來威脅北約安全?至於價值觀的差異,那恰恰是世界多樣性的體現,而不是什麼中國的原罪。難道特朗普不承認大選結果並策動國會山政變、3億人口擁有4億支槍、抑或是禁止婦女墮胎權,是歐洲國家認同的共同價值嗎?

12年前北約發布的戰略構想,由美前國務卿奧爾布賴特主持撰寫,如今她已作古,沒有機會修正其錯誤判斷。她曾經自豪地說過:「美國站在高位,比其他國家看得更遠。」事實證明,美國人看待和分析世界的能力,並不比其他國家高明多少。這一次北約新戰略構想文件將中國視為「系統性挑戰」同樣極不靠譜。北約把黑手伸向太平洋,並得到了這些地區四國的接應,顯然有引狼入室之嫌,但問題是,這些國家已深陷泥潭而不自知,不能不說是亞太未來的一大悲哀。中國除了保持足夠的警覺之外,還得努力做好自己、發展自己,讓中國龐大而繁榮的市場磁力吸住周邊每顆鐵釘,所謂「中國挑戰」終究會成為未來10年的世界機遇。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