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報詳情頁

公評世界/約翰遜的政治遺產成了英國保守黨的負資產\周德武

英國首相約翰遜當地時間7月7日宣布辭職,這既在意料之外,也在意料之中。

6月6日英國保守黨議員曾經發起過對約翰遜的不信任投票,雖然約翰遜涉險過關,但黨內有41%的人站到其對立面,還是讓外界大為驚訝。所以當時就有評論認為,約翰遜在黨內如此不受歡迎,他的政治生命將進入倒計時。中國有句俗話,躲過了初一,逃不過十五。令人意外的是,在短短10天內,約翰遜就被黨內鐵桿同僚再次逼宮,特別是兩天之內就有50多位政府閣員相繼辭職,用「眾叛親離」來形容,一點也不過分。由於約翰遜擔任首相之職還不到三年,因此也成為英國歷史上較為短命的一任首相。

在英國人的心目中,約翰遜是一個矛盾綜合體,既具有傳統精英身上的特點,出身名門,畢業於名校,才華橫溢,出版過14本書。另一方面,他性格狂野,私生活混亂,緋聞不斷,外界至今搞不清楚他究竟有多少個子女。在注重紳士風度的大英帝國,約翰遜算得上是個不折不扣的異類,他不修邊幅,整天蓬頭垢面,謊話連篇,缺乏羞恥心。支持他的人稱讚他幽默、智慧、有遠見;討厭他的人指責他是小丑、騙子和野心家。但就是這樣一位人士在2019年的保守黨領袖選舉中毫無懸念地勝出,可見英國人已經飢不擇食,對他的個人能力抱有不切實際的期待。但「德不配位,必有災殃。德薄而位尊,智小而謀大,力小而任重,鮮不及矣」。此前一周的英國民意測驗顯示,英國約有69%的人希望他辭職,希望他留任的只有18%。約翰遜在辭職聲明中沒有半句的道歉。約翰遜大談自己三年來的政績或遺產,稱自己幫助英國實現脫歐、帶領國家走出新冠疫情,力挺烏克蘭反擊俄羅斯的侵略等,但他的自我認知顯然與民眾的評判有較大的距離。

不少英國人認為,正是約翰遜在脫歐問題上誤導了英國國民,致使英國陷入孤立;在抗疫問題上,約翰遜傾向採取「群體免疫政策」,自己得了新冠進入重症監護室、從鬼門關裏走了一遭之後才開始收緊防疫措施,但顯然為時已晚,全英累計超過18萬人死於新冠。

約翰遜出任英國首相讓世界政壇多了一朵奇葩。前不久在德國舉行的G7峰會上,他出盡風頭,還拿普京開涮,想與普京比比肌肉,沒想到短短幾天之後,他自己在內鬥中倒下,普京卻安然無恙,且在克里姆林宮宣布,對烏第二階段的特別軍事行動取得了決定性勝利,普京的確可以開香檳慶賀了。

第二個要開香檳慶祝的當屬法國總統馬克龍。馬年輕氣盛,對歐盟未來有着強烈的使命感,當然不希望英國離開,在英國脫歐談判過程中,與約翰遜多有衝突。

雖然美國總統拜登談不上開香檳慶祝,但約翰遜的離去,拜登也是樂觀其成。畢竟在拜登的內心世界裏,他是看不上約翰遜這類人。約翰遜有「英國版特朗普」之稱,在動員民粹力量以及說謊成性方面完全與特朗普有一拚,且在戀棧方面與特朗普也有異曲同工之妙。

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顯然是最傷心的一位。法國總統馬克龍曾暗示烏克蘭考慮以割讓領土換和平,遭到澤連斯基的痛斥;在德國總統訪烏問題上,澤連斯基也沒給這個歐洲老大面子,導致總理朔爾茨沒有台階可下。隨着約翰遜的離去,歐洲大國對澤連斯基的支持還有多大力度存在變數。畢竟德國、法國都面臨着巨大的國內民生問題困擾。英國的民怨變成了「不滿之夏」,罷工潮此起彼伏,如果這股民怨變成歐洲的「憤怒之冬」,德國和法國領導人的日子肯定也不好過。光在國際上刷存在感,國內問題摞着一大堆,最後還是被反噬,想必馬克龍們早已心知肚明。

如果說三年前文翠珊的辭職主要是因為脫歐政策分歧導致的,而這一次約翰遜辭職則屬於複合型危機。他撒謊成性,引發巨大的信任危機,成為壓死駱駝身上的最後一根稻草。在上個月的地方選舉中,保守黨大敗。如果讓約翰遜繼續待在首相位置上,將嚴重影響保守黨的未來,特別是工黨要是重整旗鼓、出現起色的話,對保守黨將是致命的。因此,趁着工黨尚不具備捲土重來能力之機,對保守黨進行高層人事調整勢在必行。

保守黨新黨魁的爭奪戰已經打響,現任國防大臣華禮仕、財政大臣查學禮、外交大臣卓慧思以及一些前臣都是有力的競爭者。但輿論認為,不管誰上台執政,英國現在面臨的問題都是體制性、制度性的,無力幫助英國擺脫脫歐後的困境,大英帝國的落日餘暉只會將不列顛沒落之軀的身影拉得更長。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