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報詳情頁

公評世界/英國首相之爭把懸念留到最後\周德武

截至當地時間19日,英國保守黨黨魁的投票已經進行了四輪,前財政大臣蘇納克一馬當先,獲得了118張選票,離120張的最低提名門檻只差2張票。剩下的另一個名額將在兩位女性候選人中產生,即在第一輪投票中脫穎而出的黑馬──前國防大臣莫當特(92票)和外交大臣特拉斯(86票)。值得注意的是,特拉斯後來居上,進一步縮小了與莫當特的差距,甚至有取代莫當特、單挑蘇納克之勢。

特拉斯生於1975年,畢業於牛津大學,大學期間學習哲學、政治與經濟學,屬於典型的未來從政的專業。她於1996年加入到保守黨。2010年順利當選為議會議員,從此邁上政壇快車道。2014年被任命為環境和食品大臣,成為英國歷史上最年輕的閣員;2016年又被任命為司法大臣兼大法官,成為英國1000多年以來第一位女性大法官。

由於特拉斯少年得志,在英國政壇被視為政治新星,她也毫不隱瞞自己的政治抱負,總是把自己與「鐵娘子」撒切爾相提並論,服裝打扮上都要刻意模仿。在7月17日的第一場電視辯論中,特拉斯身着黑色西裝外套、搭配有大蝴蝶結的白色襯衫,與撒切爾夫人角逐1979年大選時所穿的一套服裝驚人相似,其渴望成為保守黨另一位「鐵娘子」的雄心溢於言表。

特拉斯在擔任外交大臣之後,表現得十分反華,不僅支持英國加入美英澳安全聯盟(AUKUS),而且主張北約要強化全球視野,打造「全球北約」,將觸角延伸到亞太。她呼籲加大對台灣的軍援以增強其自衛能力。特拉斯在今年4月的一次演講中妄稱,如果中國不遵守國際法則,將無法崛起。她極力反對世界貿易組織繼續視中國為「發展中國家」,認為這種做法時過境遷。在脫歐問題上,她屬於留歐派,後來改變立場,並在2019年支持約翰遜出任首相。2021年在時任外交大臣拉布出任副首相之後,她被約翰遜委以重任,成為英國歷史上為數不多的女外相。

特拉斯與莫當特之爭成為今日英國保守黨黨魁競爭的主要看點。一些輿論認為,莫當特與約翰遜保持着「一臂距離」,既不是約翰遜的忠誠擁護者,也不是他的背叛者。她在約翰遜政府中扮演的角色微不足道,因此也沒有被約翰遜政府的形象所玷污,這既是她的優勢,也成為她的缺點。一些人擔憂,她有關經濟領域的經驗太缺乏了,在政府任職時間過短,在國防大臣的位置上也只有兩個多月,沒有經過重大事件的考驗。包括她的前上司對她的評價並不高,與她共事的人認為,她「對政策的複雜性」不感興趣。加之莫當特在跨性別等「性小眾」問題上持開放態度,引起相對保守人士的不滿。她對此辯解道,英國出現了「跨性別恐懼症」,這類「性小眾」只佔全英人口的0.6%,將這個問題放在如此重要的位置討論,是不合理甚至是怪異的。

與莫當特的草根形象相比,特拉斯畢業於名校,更符合英國精英政治的形象及需要。她與蘇納克一樣,曾出任過財政部首席秘書,對經濟問題有自己獨到的見解,兩人在稅收問題上的觀點也是針尖對麥芒。特拉斯指責蘇納克擔任財相期間,將稅率上調至70年來最高水平,在目前情況下加稅只會窒息英國的經濟增長。蘇納克則認為,政府現在需要加稅,以應付急劇上升的醫療和社會福利開支,減稅只會推高通脹。特拉斯推銷的是「不勞而獲的經濟學」,「靠借錢擺脫通脹,這不是計劃,而是童話」。蘇納克稱,特拉斯的這套理論比工黨前領袖科爾賓還要激進。

多家民調機構顯示,如果最後是蘇納克與莫當特同台競爭,莫當特在草根黨員中民調佔優;而蘇納克與特拉斯一決雌雄,蘇納克略勝一籌。不過,特拉斯一直努力打造「中規中矩」的形象,在競選中表現得不慍不火,刻意與傳統的保守黨形象相脗合。雖然她個人缺乏魅力,有時還是一個地理盲,甚至在國際上鬧出不少笑話,但在她這個年紀擁有如此多的崗位歷練也算是屈指可數,從這個意義上說,特拉斯入主唐寧街也不會讓人特別意外。

據報道,約翰遜較屬意的人選是特拉斯,莫當特接替他也無妨,但堅決不能讓蘇納克接任,但約翰遜的「金手指」會擁有與特朗普一樣的魔力嗎?英國廣播公司的評論認為,在唐寧街這個地方,長期以來由白人男性把持權力,但下一任首相顯然是個例外,蘇納克是印度後裔,而另兩位候選人都是女性,唯一可以確定的是,在第四輪投票結束、圖根哈特和前國務大臣巴德諾赫出局之後,新一屆英國首相已經與白人男性和黑人女性無緣了。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