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報詳情頁

公評世界/蘇納克打中國牌挽救不了落後選情\周德武

7月25日,站在英國首相之爭決賽場上的兩位候選人前財相蘇納克與現外相特拉斯進行了一對一的電視辯論,雙方唇槍舌劍,充滿了火藥味,把保守黨的「窩裏鬥」完全呈現於世人,黨內撕裂及政策分歧可見一斑。

蘇納克非常清楚,自己作為印度裔,在這場首相之爭中,有着不言明說的劣勢。雖然在初選階段,蘇納克的選票大幅度領先,但最後一輪投票的遊戲規則不同於前五輪,即不再是358名保守黨議員來投票決定勝負,而是交由全國16萬全體黨員來投票,只有贏得基層黨員的支持,才能入主唐寧街10號。

英國7月22日民調顯示,蘇納克目前的支持率只有38%,大大落後於特拉斯的62%。離最後的投票日只有不到10天時間,蘇納克能否扭轉不利局面,很大程度上取決於這幾場電視辯論及全國巡迴演講效果,以期改變保守黨黨員對他的成見。

在黨內初選階段,多名候選人曾同台進行過兩輪電視辯論,蘇納克的表現居第二位,特拉斯的表現墊底。所以蘇納克非常希望多舉行幾場電視辯論,這樣可以更多暴露特拉斯的破綻,這是蘇納克翻盤的唯一希望。

蘇納克和特拉斯都畢業於牛津大學,兩人都曾擔任過財政部首席秘書,雙方在稅收問題上的態度更是針尖對麥芒。蘇納克與特拉斯都有意把自己塑造成「戴卓爾主義」的繼承人,因而在辯論期間對戴卓爾的經濟主張各取所需。

戴卓爾擔任英國首相長達11年,被冠之以「鐵娘子」的稱號,戴卓爾主義的核心思想是,對內大力推行私有化及自由市場經濟,放鬆政府監管,壓制工會力量,減稅及取消匯率管制;對外與美國保持一致,共同抗擊蘇聯。儘管戴卓爾去世多年,但她仍被視為保守黨右翼的代表人物,至今在黨內保有一定的思想影響力。特拉斯一言一行都在有意模仿戴卓爾,甚至連服飾都有幾分相似。而蘇納克也不甘落後,更是跑到戴卓爾的故鄉宣布開啟他的競選之路,強調自己是「常識性戴卓爾主義」的繼承者。1981年戴卓爾為了遏制通貨膨脹,曾大幅度提高銷售稅,引發英國經濟衰退和大規模失業,這種「休克療法」引起很大爭議,但在她的任期內,英國經濟總體上扭轉了頹勢。

蘇納克自己承認,目前的選情對他不利,這兩天,他病急亂投醫,一反常態地打起了「反華牌」,表現得比特拉斯還要激進。在昨天的辯論中,對華政策成為焦點之一。蘇納克指責特拉斯於2014年任教育部次官時與中國進行交往,並贊成「中英關係黃金十年」的說法。而特拉斯也不甘示弱,指責蘇納克在財政大臣的任上,主張與中國建立更密切的聯繫。似乎與中國過去的正常交往成了他們的人生污點,由此可見,英國在「政治正確」方面已經錯得十分離譜。

平心而論,蘇納克的口才還是比特拉斯略勝一籌,幾處不多的掌聲也是送給蘇納克的,但幾家民調都認為,特拉斯贏了這場辯論。特拉斯強調自己的平民身份,以拉近與選民的距離。她把自身接受的普通免費教育與蘇納克上的貴族學校進行了對比。對此,蘇納克的回答是:「自己不會為家庭背景而道歉,但我的父母都是保守價值觀」,以此暗諷特拉斯的父母是工黨黨員。主持者調侃蘇納克穿着3500英鎊的西裝上場,而特拉斯只戴着價格4.5英鎊的耳環參加辯論,如何看待這種反差?特拉斯對蘇納克穿着講究作了一番讚揚,但向觀眾傳達的潛台詞很清楚:蘇納克出身貴族,這就是他與普通選民的距離。蘇納克的形象被進一步定型。

8月4日,蘇納克與特拉斯兩人要進行另一場電視辯論,這是8月5日投票前的最後一場辯論,蘇納克當然期望奇跡。不過,從這兩天的表現看,蘇納克的選戰策略並不怎麼高明。打反華牌肯定扭轉不了敗局;打種族牌也會引起英國白人的反感;蘇納克手下的牌其實很少。需要指出的是,蘇納克號稱是「常識性戴卓爾主義」的繼承者,而戴卓爾1984年訪華時,與中國政府就香港問題簽署了聯合聲明,為香港的順利回歸作出過貢獻,這是戴卓爾在對華關係方面的明智之處,這是無法忽視的常識。在筆者看來,無論是特拉斯2014年就教育問題與中國進行交流,還是蘇納克在任財政大臣時主張與中國保持對話,都沒有錯。戴卓爾留給兩位的重要遺產之一是,與中國保持合作,理性處理對華關係,在重大問題上理智作出選擇,而不是歇斯底里地反華,這才是戴卓爾的真傳。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