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報詳情頁

人與歲月/人生導師蘇東坡\凡 心

詩人余光中生前說過:如要邀朋友同遊,他不會挑李白,李白太仙;也不會請杜甫,杜甫太苦哈哈;他會選蘇東坡,他比較有趣。

旅行一路少不了操心食宿。此類俗事詩仙李白不屑管也不會管,高呼「將進酒,杯莫停」才是他,同行者就只好背起一路瑣事。詩聖杜甫總是憂國憂民,灑向人間盡悲愴:安得廣廈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同行者也只能陪出苦大仇深的神氣。蘇軾也喝酒也寫詞,但生活俗事樣樣在行。旅遊挑他為「驢友」,雅時上天,俗時下地,吃喝不愁,行走有笑。余光中真是獨具慧眼!

蘇軾的時代(一○三七至一一○一)正是歐洲黑暗的中世紀,人性受到嚴重壓抑。蘇軾比「文藝復興」(約一四○○至一六○○)早上三四百年的詩詞,已體現出個性的解放與美好,他豪邁時是「大江淘盡千古風流人物」,溫馨時是「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深刻時是「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文學成就不遜於文藝復興光華。

蘇軾因朝中「黨爭」仕途不順,宦海幾度沉浮。他是儒家優等生,在朝憂民,在野憂君,當京官他上書直諫,下基層則親力親為。被貶謫無法施展時,便專心攻詞,認真生活。他「吃貨」的本事,最能顯現我們民族特有的生存韌性。

落難黃州的他既開墾出「東坡」種糧自救,還發明了美味「東坡肉」;與禪院交往又做出變廢為寶的「東坡餅」;貶到惠州他烤出了羊脊骨;發配到天之角儋州,一般人都愁死了,可他還惦着吃生蠔,留下了「載酒堂」。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蘇軾把世事看得通透而曠達,總能把沮喪沉鬱化成千古雄詞,令靈魂添趣。人們在不如意時讀東坡詩詞,常就「也無風雨也無晴」了。如一定要挑個人生導師,蘇東坡應是人選之一。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