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報詳情頁

柏林漫言/我們在柏林擺攤\余 逾

  圖:餐車攤位前排着的長隊。\作者供圖

從紐約到巴黎再到柏林,我愛極了逛古董市場。逛遍了各大名城的古董攤兒,自己擺攤兒,我還是第一次。要擺就擺在柏林最大的古董集市──柏林牆公園Mauerpark吧。

柏林有相當多大大小小的周末集市,很多都只需要註冊一下並不需要「攤位費」。而柏林牆公園古董集市作為最大的集市,同時也是最受遊客歡迎的景點之一,就會收取「攤位費」。今年的費用是五十歐元,那是一個大約三米長一米多寬的木板攤位。據說去年的價格是四十五歐元,這不是因為物價高漲麼,連攤位費也沒逃過。

即便是有如此「昂貴」的攤位費,我們也得提前至少兩到三周去註冊登記位置,否則臨時去是肯定沒戲的。

說實話,我也並沒有太認真去想要賣點什麼,就覺得約幾個小夥伴一起去擺個攤兒,處理一些家裏不穿的衣物和雜物,讓小朋友們也體驗一下賣東西,應該還是蠻好玩的。

周日一大早,還下了點雷陣雨,我們便興致勃勃地裝了一整個後備箱的衣物來到了集市。集市雖然九點才開始正式營業,但八點半左右便不讓車進場了,而之前進場運貨的車輛也得盡快在九點前撤離,開出集市。

我小心翼翼地行駛在密集的攤位和貨箱之間,隔着車窗便已經感受到了攤主們的熱情。他們有的大聲吆喝着「沒問題,往前開,過得了。」有的熱情地來主動詢問「你找多少號攤位?哦,往裏再往裏。」已經快九點,人已經開始慢慢多起來,路邊的貨物也到處都是,我實在擔心開得再深入集市以後開出來太困難,便把車停在一個相對寬敞的過道中間,跟先生和小朋友們七手八腳地把貨物搬去攤位上。

我把車開出集市停好,步行回到我們租用的攤位,看到桌布在木板攤兒上已經鋪好,衣服圍脖玩具等等都擺了出來堆成一大堆。兒子在旁邊揣着手看着,女兒利索地收拾着攤兒上的衣服,時不時兩個人還爭論一下什麼顏色應該擺前面什麼擺後面,還搞了個「撿漏箱」放那些打算一兩歐元處理掉的衣物。

我這才發現沒見着先生的人影兒,正準備問,一轉身便看到先生一手拿着一盤章魚小丸子,一手拿着像是個漢堡包的東西。看他興高采烈的樣子,不知道的還以為做成了大買賣呢。早就聽說這個集市裏有特別好吃的章魚小丸子和口感近似肉夾饃的漢堡包,看來我隨口一提的話被先生認真地聽到了。兒子和女兒也按捺不住了,摸了下兜裏的零花錢便跑走了。事實證明他們第一時間去買吃的是完全正確的決定,因為在後來的時間裏,那幾個小吃攤前排的長隊簡直太嚇人了。

來我們攤兒東看看西看看的人還是不少,而真正下手買的確實不多。哪怕是已經便宜到兩三歐元一件的衣服,客人都忍不住還是要還價。最讓我吃驚的是,我賣的一歐元一個的沙發靠枕,已經如此便宜了,竟然還有一對夫婦差點「順走」兩個。

最後我們算了一下,七七八八加起來賣了大概一百來歐的東西。重點不是賺錢,而是「斷捨離」給家裏騰地兒。除去五十歐元攤位費,先生和兩個小朋友大概還買了五六十歐元的吃的和飲料,他們自己花自己的零花錢買的小玩意兒我就不知道多少了。我呢,去別人攤兒上買了幾個陶藝花瓶……呃,反正,呵呵,花出去的比賣出去的多吧。

差不多到四點來鐘,我們看到有不少攤位開始陸續收攤兒了,兩個小朋友邊吃邊逛邊玩也有些累了,我們也收拾收拾撤了。兩個小朋友自言自語地說:「賣東西,還真是不容易!」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