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報詳情頁

貴在堅持/廖子妤加冕「金像女配」光環

  圖:廖子妤對香港已建立一份情。

今年7月,來自馬來西亞的廖子妤憑《梅艷芳》在「第40屆香港電影金像獎頒獎禮」上奪得「最佳女配角」。頒獎禮當晚,廖子妤在台上訴說最初來港一個人都不認識,到現在台下有很多朋友。不經不覺,離鄉別井十年,她有想念家鄉的時候,但對香港亦已建立了一份情。

大公報記者 文霏霏(文) 蔡文豪(圖)

這位新鮮出爐的「最佳女配角」得獎前工作已非常忙碌,得獎後繼續忙於拍戲。廖子妤接受大公報記者專訪時,談到自己的演藝歷程。十年前,年僅22歲的她隻身來港,簽約模特兒公司發展事業。人生路不熟,究竟是什麼驅使她有這份勇氣呢?廖子妤笑說:「年輕囉。年輕就什麼都可以,其實不是好勇,我在馬來西亞也沒有什麼事業,來香港都一樣。很多馬來西亞演員想來香港拍戲,因為當地市場較細,大家很想有多些機會,發揮自己。年輕人不怕失去什麼,如果遲幾年,我又未必有這份勇氣。」

22歲闖關香江

當年決定「離家外闖」,廖子妤指家人亦感到愕然,也會問她來港做什麼,並說:「一個沒什麼出國經驗的女仔,全副身家不到港幣五千元。我記得來港後很快便花光了錢,那時是模特兒公司幫我們交租的,賺到錢就要還租錢給公司,餘下的自己才能留起。那時香港還有很多紙媒,慶幸我有很多機會為雜誌影相,收入剛好夠交租,但就沒有多餘錢出外玩或者吃頓好的。其後我開始拍戲,但新人拍一部戲也只有數萬元,收入不多。」她就這樣捱了兩三年,而且決定堅持下去。廖子妤指,這不是什麼偉大的事,全因她喜歡演戲,又沒有其他技能,笑說:「其實好簡單,沒想到要堅持什麼,或許是環境驅使。一是屋企不是好有錢的家庭,二是我鍾意演戲,三是沒有其他專長,四是很多人工作都好辛苦;與其辛苦,為何不揀一份自己喜歡的工作?我還年輕,撐得住。」

廖子妤的演戲細胞,原來在小時候已經萌芽。她表示,小時候最想做歌手,曾參加歌唱比賽,很鍾意表演。那時不懂什麼是演員,但自小已愛看戲劇。記得小時候跟妹妹玩遊戲,妹妹要玩「煮飯仔」,她卻要預設一些情景跟妹妹演戲。廖子妤笑說:「我會扮離家出走,在身上包個包袱在家繞場一周,隨後假裝有雨落,跟妹妹躲在帳篷下,所謂帳篷是用被子整成的。」她笑言妹妹被迫「演戲」,而媽媽對住她這個「大鬼頭」特別頭痛,因自己愛整古作怪。

《狂舞派》印象深

長大後,廖子妤愛看電影,從小到大都喜歡看香港電影。問到有無哪部作品或哪個演員啟蒙了她呢?她想了想,說:「每當我情緒低落,感到很灰心想放棄時,就會想起港片《狂舞派》。顏卓靈在片中演的阿花,是一個熱愛跳舞的女仔,不論食飯、乘車,任何時候只想着跳舞,用盡力量去鑽研舞技,希望實現夢想。我記得電影的宣傳語是『為咗跳舞,你可以去到幾盡』,就是這句話,讓我在艱難時都會回想自己可以去到幾盡。」

廖子妤初入行時,曾全裸拍戲。她說,當時心想自己有幾想得到這個角色,究竟這是為藝術犧牲嗎?她續說:「那時候,拍完《同班同學》《末日派對》,曾有人問過我這個問題。當時我覺得也不算為藝術犧牲,今天我的想法一樣,只是犧牲一些條件去爭取機會。我一心只為演戲,現在人長大,又得獎了,我希望透過自己的努力,去拍更多好戲,成為有影響力的人。原來電影的力量好大,可以改變一個人的想法。所以做好本分之餘,我也想帶些思考給其他人,或者留下好的作品給後世的人。電影可以保存很久,就像梅姐(梅艷芳)一樣,影響好多人。」

希望再演舞台劇

現在得到女配角獎項肯定,知名度提升,她仍會拍攝尺度較大的電影嗎?廖子妤表示不會說以後不拍這類戲,只要劇本有需要,角色需要,她願意去做。當然要赤身露體演戲,也是接拍與否的一個重要考慮因素,如果明知這個角色不會帶給自己很多機會,又或者根本沒需要去裸露,自己不會做。她說:「但我不會否定自己的過去。其實裸露拍戲在外國好平常,只是自己思想有保守一面,以前裸露拍戲,會有好大的精神壓力,但現在會放鬆去看這件事。」

香港電影金像獎頒獎禮當晚,廖子妤接受傳媒訪問時,形容得獎是其演藝事業的一個里程碑。下一部作品,想做什麼呢?她坦言好想嘗試演舞台劇,2014年她做過一個短劇形式的舞台劇,演一個小角色,戲分不多。相隔多年,她很想再踏台板。廖子妤表示,拍電影用的時間不長,做得不好可以重來。但演舞台劇要極高專注度,亦要經歷很長時間的排練,演員長時間在一個氛圍當中,不論表演節奏、方式、美感都跟拍電影不同,她很想去嘗試。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