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報詳情頁

新聞焦點/寮屋戶慘過住劏房

大熱天時,寮屋鐵皮屋居民就如住在熔爐內。大公報記者近日直擊茶果嶺村,有長者居於如危樓的廢置鐵皮屋內度過晚年;有住戶屋頂曾被強風吹起,飽受水浸之苦;亦有人在板間房內過着多年「無電視與世隔絕」的生活,還要經常應付蛇蟲鼠蟻突襲,慘過住劏房。

有立法會議員擔心,茶果嶺村雖已納入重建,但程序繁複恐令收地受拖延,政府部門應與寮屋居民加強溝通,多落區了解民情,達至盡早收地,居民又獲得適切安置的雙贏局面。\大公報記者 余風(文) 麥潤田、余風(圖)

寮屋問題由港英政府年代遺留至今,現時本港仍有近38萬間,分布於港九新界。2019年施政報告提出重建茶果嶺村、竹園聯合村及牛池灣村三條市區寮屋村,最先清拆的茶果嶺村,部分住戶居住環境惡劣,對前景更是迷惘。

地板破爛 隨時踏空跌落下層

踏進姓馬街坊的家,看到猶如電影內廢墟場景,該鐵皮屋原為一間製鞋廠,樓高兩層,下層由磚頭搭建,惟部分牆壁已倒塌,上層由鐵皮及木板建成,大部分鐵皮已生銹。屋內長滿野草,上層大半覆蓋屋頂的鋅鐵板已被風吹走,一半地板已消失,部分地板間有寬闊罅隙,呈中空狀,人一不小心踏空,隨時跌落下層。一頭濕髮的馬先生匆匆趕回家,因為家裏沒有浴室及廁所,只能在附近公廁及公共浴室洗澡。

「而家天氣咁熱,好難頂。打風落雨,周圍都漏水,無人理亦無人整。」年屆80的馬先生居於上址近20年,一直替別人看屋。樓上的睡房沒有安裝冷氣機,除了雜物便只有一張摺床,床尾的屋頂已「穿窿」。「蛇蟲鼠蟻,蜈蚣什麼都有。」馬先生申領高齡長者生活津貼過活,因每月只象徵式繳交500元水電費,故此「住住先」。去年12月地政總署已作人口凍結登記,「希望清拆時,可以給我一間公屋。」

「打風落雨,試過屋頂被吹起,家裏亦水浸。」70歲的鍾先生與妻子及兩名兒子一名女兒,居於該村的小木屋已有逾20年,約百多平方呎的寮屋分上下層,下層是客廳、廚房及廁所,也是鍾先生的卧室,一張雙人床已佔去大半空間。

經濟條件差 盼安置原區公屋

鍾先生曾任職保安,靠微薄的薪金養活一家五口,早前因年紀大退休。早年颱風吹襲,家裏用瀝青布鋪成的屋頂被吹起一半,十分狼狽,「之後有些錢就改為鋪鋅鐵板,裝上螺絲,改善了許多。」此外,因其家靠近山邊,早年落大雨時曾有洪水湧入屋內,「客廳都浸了,很擔心會漏電。」去年11月接獲通知,可優先安排入住筲箕灣的明華大廈,惟他婉拒,指房協租金太貴,月租需7000元兼要交差餉,難以負擔:「我們返工返學都在這一區,希望政府能作原區安置上公屋。」

茶果嶺居民關注組主席羅燕生表示,政府部門去年五月曾往上址進行簡介會,但只「照書讀」地解釋收地程序。他指在簡介會前,曾進行居民意見調查,當時52%居民願意清拆,48%居民有保留,但召開簡介會後,對清拆有保留的居民有所增加。他希望部門能持續落村聆聽居民聲音,並希望當局考慮居民需要,讓居民原區安置,清拆安排住屋時,亦希望能免入息及資產審查。

立法會議員顏汶羽直指,有關寮屋收地程序繁複且冗長,加上部門與居民溝通不足,令收地被拖延。他認為,特區政府應以跨部門處理寮屋問題,地政總署跟進寮屋政策的同時,其他部門如社署亦要跟進弱勢社群的需要,利用設立熱線電話或諮詢站等,多與居民溝通,從而令政府盡早收回及善用土地。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