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報詳情頁

HK人與事/燒臘香脆慰餘年\黃秀蓮

偶訪筲箕灣,天色向晚了,便朝電車總站走去,卻見燒臘店外排着十來人。我忽然嘴饞,想「斬料」回家。「斬料」是我們那一代孩子舌尖上甘腴的回憶,半肥瘦而邊緣帶燶的叉燒、有骨可啃有肉可啖的燒排骨、還有燒肉哩,皮脆肉腴……

可是排隊太費時了,不如先看看究竟吧,咦,怎麼人人都拿着塑膠盒子?且輪候的全是白髮飄蕭的老人。自攜盒子,很大可能是派飯,不是買飯了。從隊尾一直往前走,走到店前,舖面並沒有貼出派飯的告示。我斷不能越過人龍,搶先一步去買,當然也不可能排在隊尾,一下子處於兩難了。

燒臘店位於街市,擺賣雞鴨蔬果的小販,已陸續把檔口收攏了,燈火闌珊的況味隨着夜色沁來。燒臘是我們廣東的美食,店舖像魯迅筆下的酒舖,自有格局。舖面也是呈曲尺形,玻璃為屏,阻隔塵埃。不鏽鋼橫杆上掛了許多鈎子,肥雞、燒鵝、開邊斬件的乳豬都高高掛鈎子上,小塊細件如叉燒、雞爪、豬耳等則盛盤子內。油光亮澤,大小肥瘦,一目了然,坦坦蕩蕩。入夜了,鈎子零落,只剩下三兩隻貴妃雞,還有一大塊燒肉而已,也是快要打烊的光景。師傅在鈎子與砧板之間忙,手腳麻利。

「這兒有飯派嗎?」我問老婦,她點點頭,不大願意面對我好奇的眼神。店舖燈火,只照耀住隊頭,兩三間舖後是地盤,黑漆漆的,隊尾便籠罩於陰暗裏。此刻接近七時了,人龍又長了一點點,都在等待一個開始。我禁不住再三望去,這隊伍,疲憊而襤褸,在晚景裏透着蒼涼。在繁華城市裏不起眼的角落,哀沉的一景,如一聲聲嗟嘆,漫入長夜。

推測這燒臘店天天多燒製一些,每到入夜時分便低調派發,惠及區內老弱,然而數量不多,畢竟財力有限。明哥在深水埗派飯,樹立榜樣,感動人心,原來這社會還有許多個明哥,照顧了胃,溫暖了心。

經過火烤燒製,燒臘有其獨特光澤,加一兩條青菜,鋪在絲苗白飯上,色香兼備,看見就會喜歡,且讓老人開開心心吃燒臘吧。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