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報詳情頁

人生在線/沒事沒事\陳木桐

不久前聽說老范病了,去了南京,後來又聽說他回泰州了,寫了短訊給他,一直沒有回音;今天得知,他又進了醫院。遠在千里之外,我心裏反覆說着:「沒事沒事,老范沒事!」

認識老范是去年的事。母親病重,新冠肺炎疫情下,到處都是出門不易,我在香港心急如焚。南京的同事小陳說,泰州有個好朋友叫老范,他是個好人,請他幫幫忙沒問題。就這樣,先在微信中認識了老范。此後,他一直關心着我家裏的事,幫手聯絡醫院、找人、分析病情……忙得不亦樂乎。有了他,我在香港心定了許多,十分感激。讓我想不到的是,我在深圳隔離完畢,趕回泰州時,這位從未見面的朋友竟然在機場等着我。

「沒事沒事,沒得什尼!(泰州方言,意思是不要緊,沒關係,沒什麼的!)」老范一口泰州話,聲音低沉沙啞,但這「沒事沒事」我聽得很真切,一見如故,像家人一樣,沒有客套。後來的半個月,母親病情日重,老范每隔兩天就去醫院看望。從泰州到姜堰二十公里路程,他不嫌麻煩。我勸他不要跑,他說:「嗯去好應呀,他萊都認得嗯,好弄應,沒事!」(我去好些呀,他們都認識我,辦事容易些,不要緊!)我笑笑,對待這樣的朋友,也不用多說啥了!

有一天,老范問我:「厄想同的領導照個面?晚上吃個飯,去厄在,省得人厄說你拿喬。別厄黃嗯臉亞!」(想不想同老家的領導見見面?晚上吃頓飯,要去一下,免得人家說你了不起。不要讓我沒面子呀!)我欣然赴約。十分感謝老范讓我認識了一些泰州的朋友,從他們身上,再一次讓我感受到濃濃的鄉情和父母官們想做事的幹勁。順便一提,家鄉的變化太大了,我去找小時候的泰山公園,花了半天也沒有摸到門。老范還帶我去看了泰州學派紀念館、梅蘭芳紀念館和安定書院舊址,這些當地的文化寶庫,讓我這個泰州人倍感自豪。

有趣的是,每到一處,不論是領導還是工作人員對老范都十分敬重。市委宣傳部的領導稱老范是「泰州的名片」,形容他低調內斂,實實在在,做起事來一是一、二是二,典型的泰州人。

出於做記者的本能,我感到年近七旬的老范應該是一個有故事的人。原來,他是醫生,畢業於軍醫大學,退休前擔任泰州一間醫院的院長;他又是作家和攝影家,是中國作協和攝影家協會的會員;他又是國學愛好者,通曉儒釋道。改革開放初期,他還兼任過泰州台胞接待站站長,至今不少台胞到泰州,還是喜歡找老范。

我孤陋寡聞,老范出版了不少書,大才子,這是我離開泰州返回香港時才知道的。那天晚上,他執意用車送我去機場,我約他在我家一起吃了飯再出發,他連連搖手:「不七飯不七飯,你果果假假晚上同你做盔兒,你萊達達,嗯晚上嘎的有事。」(不吃飯不吃飯,你哥哥、姐姐今晚同你一起,你們難得聊聊,我今晚也有事。)

原定的時間一到,老范的車子準時停在門口。在機場下車時,司機悄悄告訴我說,老范其實沒有回家,只是到外面隨便吃了個麵包,坐在車上一直在等待約定的時間。聽到這,我望着老范,感動得不知道說啥好!他笑着用沙啞的聲音說:「沒事沒事!」

他認真地遞給我一本《中國佛教醫者傳》,這是他剛剛出版的專著,他有點靦腆地對我說了一句:「可以讓香港的朋友們也多些認識祖國醫藥的源遠流長和博大精深。」這是他難得同我說的一句泰州腔普通話,彆扭得可愛。回到香港後,我查了一下,發現他寫的《泰州情緣》特別好看,書中展現了泰州特有的風土人情,以及泰州深厚的人文底蘊,我愛不釋手。

忘了說,老范自己感到最驕傲的不是上面這些成就,而是他的特別血緣──標標準準的范仲淹的後人,內地許多與范仲淹相關的機構和活動都有他的份,他的不少文章主題都是「先憂後樂」的那份家國情懷,情真意切。

老范病倒了。小陳說老范的同學們在籌備出版一本小冊子,因為老范這個人太好了,大家用這種方式感謝他。我也蹭一下光,寫此短文,向老范致敬,祝老范沒事沒事,早日康復!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