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報詳情頁

新聞背後/全面檢討「免針紙」制度\卓銘

本月初,警方拘捕一名女醫生涉嫌濫發「免針紙」,引起社會不少人關注,未料時隔兩星期,警方又再拘捕一名男醫生及其3名女助手,涉嫌串謀製造虛假文書。如果只有一位醫生因為濫發「免針紙」而被捕,還可以說是個別事件,但十多日內,就接連被揭發兩宗同類案件,而且涉款巨大,這就不得不令人懷疑,究竟是不是還有更多財迷心竅、不惜出賣醫德的人仍然潛伏社會各個角落?是不是還有更多不惜付錢也要破壞本港抗疫工作,只為跟政府作「軟對抗」的人?

製造虛假文書是嚴重罪行,一經定罪,最高可被判監禁14年。醫生固然未必清楚所有法例,但日常工作至少也會批出病假紙、撰寫醫療報告等,不可能不知道偽造文書的法律嚴重性,而且需要承擔的風險與安分守己地工作的回報根本不成正比。那為何仍有醫生不惜鋌而走險?

據警方透露,月初被捕的醫生,以每張5百元的收費向「求診者」開出「免針紙」,光是8月便發出了超過6千張豁免證明書,約略估算一個月已有至少3百萬落袋,不可不謂一盤大生意。日前被捕的醫生則更誇張,每張「免針紙」收費4千至5千元,警方在行動中搜獲至少2千張「免針紙」,「價值」約1千萬,足足是前者的3倍有多。

簽發「免針紙」就能帶來每月數百數千萬元的收入,作為「副業」分分鐘比正經為病人看診還要賺得多,這或許正是部分缺德醫生不惜觸犯法例的原因之一。然而,既然這盤「生意」這麼簡單,利益又如此巨大,會只有單單兩名醫生觸犯法例嗎?這恐怕是不可能的事。

但事件背後的問題還不盡於此,如果涉事醫生還可以說是為了利益而行動,那些購買「免針紙」的人,只不過為了逃避政府要求或疫苗通行證規定,既花了錢,又涉嫌觸犯更嚴重的行使虛假文書罪,則完全是虧本生意。

要解釋這種極端行徑,更可能的答案就是他們的目的不在打不打針,而是意在跟政府進行「軟對抗」,總之只要是政府政策,他們就用盡一切方法去反,這是香港社會反中亂港思想仍然潛伏的表現,也是本港抗疫工作一直步履艱難的原因之一。事實上,早在去年便發生過疫苗接種中心護士,疑為不願接種疫苗的親友扮打針的事件。這類「軟對抗」其實一直存在,也正因如此,這些「免針紙」才有價有市。

警方接下來的調查方向已十分清楚,繼續掃除其他發「針紙財」的缺德醫生,同時找出購買「免針紙」的人,從源頭堵截。政府也有必要考慮立例監管現時的豁免制度,以免被更多別有用心者利用,拖本港抗疫工作後腿、拖慢社會經濟復常速度,並損害本港醫護人員的名聲。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