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報詳情頁

公評世界/十月的巴西大選會否出現「黑天鵝」\周德武

20世紀初,阿根廷人曾經自豪地說,上帝眷顧阿根廷人。當時的阿根廷成為冉冉升起的新星,其人均國內生產總值與美國不相上下,但之後上帝與阿根廷人開了一個玩笑,100年過去了,阿根廷似仍在原地踏步。21世紀初,巴西人同樣很自豪地表示,上帝眷顧巴西人。巴西被譽為「金磚國家」之一,國內經濟高速增長,人民生活迅速改善,而帶領巴西人走上振興之路的正是時任總統盧拉。2010年他離任之時,其支持率高達87%。但之後巴西陷入了10年動盪。巴西人十分懷念那段時光,希望前總統盧拉再次強勢回歸,讓巴西人重回正軌。

10月2日巴西迎來大選。這是前總統盧拉與現任總統博索納羅之間的對決。四年前,軍人出身的右翼分子博索納羅贏得大選,其風格與特朗普十分相似,被稱為巴西版特朗普。9月30日的巴西民調顯示,盧拉的支持率高達45%,超過博索納羅的37%。面對不利的選情,博索納羅表示,反對派阻止他贏得第二任期的唯一方法就是竊取大選。他的言論讓人聯想到了特朗普。一些政治分析人士擔心,一旦博索納羅敗選,類似美國國會山的暴亂事件有可能在巴西上演。

今年8月,博索納羅曾在一次演講時撂下狠話:「我本人只有三個結局:贏得大選、死亡和入獄」,但認為後兩種結局幾無可能。博索納羅的鐵桿粉絲們也懇求這位總統,如果輸了大選,一定不要承認選舉結果。博索納羅作為一名前軍人,在軍隊中有很多支持者,現內閣成員中的三分之一有從軍背景。為了這一次競選連任,他專門挑選了前國防部長布拉加作為副總統候選人。博索納羅對外宣稱,巴西的電子投票系統不安全,儘管這套系統幫助他贏得了2018年大選。他提議由軍隊參與選舉過程,並由軍方進行平行計票,國防部長諾蓋拉對博索納羅的提議表示贊同。鑒於博索納羅的種種表現,人們對巴西大選可能出現「黑天鵝」的擔心並非空穴來風。

迄今為止,這一輪起於美國加息、席捲全球的金融動盪,讓各大洲都很受傷,唯有拉丁美洲的衝擊相對較小,得益於拉美較早採取了貨幣緊縮政策。在世界主要貨幣兌美元大幅度貶值的當下,巴西的雷亞爾表現相對堅挺。不過,一些分析人士擔心,如果巴西因這次大選出現政治動盪,不排除對全球金融市場構成衝擊。

盧拉今年已經76歲,2011年還患過喉癌,人們對他的健康狀況存有擔心,但他本人對大選獲勝信心滿滿。為了增加勝數,盧拉採取了一些新策略:  為減輕中間派和中右翼選民的恐懼,盧拉選擇了聖保羅前州長阿爾克明作為他的競選夥伴,而此人是一位趨於保守的中間派,也是一位虔誠的天主教徒。此外,他還擅用社交媒體,如在推特和抖音平台上發布每天早晨5點30分進行定時鍛煉的視頻,稱自己精力旺盛,「可以活到120歲」。

盧拉能重新回到巴西的聚光燈下,主要是緣於巴西人的懷舊情結。在盧拉於2003年至2010年擔任總統期間,領導巴西度過了一段美好時光,這個南美巨人迅速崛起,令世界刮目相看。巴西的中產階級擴大了3000萬,貧富差距進一步縮小,並取得了2014年足球世界盃和2016年奧運會的舉辦權,這讓巴西人對未來充滿了憧憬。

盧拉力挺的羅塞夫上台之後好運不再,陷入「資源詛咒」的巴西面臨着一系列的困境。2013年巴西通貨膨脹率呈螺旋式上升趨勢,100萬巴西人走上街頭,抗議巴士票價上漲。2015年該國陷入了一個多世紀以來最嚴重的衰退。與此同時,檢察官對盧拉領導的工人黨腐敗問題加緊調查,羅塞夫因捲入巴西石油公司的一起腐敗案,於2016年被國會彈劾,致使這個國家在2016年奧運會開幕之際,居然沒有一位正式總統,本來是借奧運會展示巴西的良好形象,卻變成了破壞巴西的整體形象。

2018年,盧拉因牽扯進石油公司腐敗案而被判12年監禁,人們普遍認為他的傳奇政治生涯就此打住,餘生將在監獄裏度過。但盧拉在被關押了580天之後重新獲釋,2021年初,針對他的所有指控也被撤銷,法官恢復了他的政治權利。錯失了2018年大選機會的盧拉,發誓一定要抓住最後的機會。

經過這十年的激烈動盪,如今的巴西人已十分疲倦。一些選民表示,他們對巴西再現盧拉第一任期的活力並不抱幻想,他們只是想要一位比博索納羅更擅長保護百姓免受新冠疫情折磨、維護巴西民主和降低通貨膨脹的領導人,換句話說,他們只想要一位普通的總統。

特朗普曾自詡為「天選之子」,結果被美國選民趕下台,而有「熱帶特朗普」之稱的博索納羅的命運如何,將在10月揭曉。今年世界飛出的「黑天鵝」已經夠多了,希望上帝這一次真正眷顧巴西人,讓這個南美大國回歸政治常態。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