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報詳情頁

公評世界/特拉斯可能成為英國任期最短的首相\周德武

特拉斯坐在英國首相的位置上才40餘天,沒承想就面臨黨內逼宮,能否在唐寧街10號度過聖誕節都成了疑問。

10月14日,首相府的鄰居唐寧街11號(財相官邸)已物是人非,財政大臣克沃滕被特拉斯拿來祭旗,由前外交大臣亨特迅速取代。由於亨特此次獲得特拉斯的充分授權去制定新的預算案,一些媒體就此評論稱,經濟大權在握的亨特成了「事實上的執政者」,而特拉斯更像是具有名譽性質的「董事會主席」。

輿論普遍認為,特拉斯突然啟用亨特,主要原因有:一是「不計前嫌」,向外展示保守黨內的「團結」。二是亨特作為保守黨內的溫和派,從政經驗相對豐富,曾先後擔任過文化和體育大臣、衞生大臣以及外交大臣等職。三是亨特對特拉斯的首相地位並不構成實質威脅。亨特在2019年與約翰遜競選黨魁時輸得很慘,而今年7月的黨魁之爭,第一輪就慘遭淘汰,可見他在黨內受歡迎程度並不算太高。不過,亨特上任第一天就公開批評特拉斯在減稅問題上犯了錯,並承諾將對預算案作大幅度調整。原先這套方案定於10月31日拋出,但是10月17日,亨特就迫不急待地向媒體宣布預算案的核心內容,將此前克沃滕的預算案基本廢除,減稅措施大部分被凍結,試圖平息市場的憂慮,以防英國債市再次失控。當天下午,他又趕往下議院,就新預算案向議會作進一步說明,以爭取議員支持。

在過去的三周裏,英國金融市場劇烈動盪,緣於特拉斯大幅度減稅政策引發的市場恐慌,其根本原因是:一方面英國要「劫貧濟富」,為富人及企業減稅,另一方面承諾要為居民的能源賬單封頂、兜底,這「一減一增」帶來的財政窟窿究竟怎麼個填法,市場完全沒有信心。在世界的一片驚恐聲中,英國出現股市、債市與匯市三殺局面,英鎊對美元的匯率跌至1.03:1的水平,是1985年以來的最低點。後在英格蘭中央銀行承諾動用650億英鎊購買國債之後,英鎊的匯率才算止跌,暫時避免了英國版的「雷曼事件」。

英國新的中期財政預算案還有許多問題待解,完整版的預算案將於兩周後公布,接下來債券市場能否真正穩住仍有不確定性。英國輿觀此前民調顯示,14%的人相信亨特能處理好財政問題,而高達39%的人則並不看好。

一向多變、善變的特拉斯在短短的兩星期之內,其稅收政策作了180度大轉彎。對於特拉斯的快速轉向,黨內一些人大為不滿,認為減稅是特拉斯在競選期間的主要承諾,既然減稅不成,辭職是最好的選擇。據英國媒體報道,一些黨內大佬開始醞釀首相的替代人選,現任國防大臣華萊士、前財相蘇納克、現下議院領袖莫當特均在考慮之列。迄今為止,已有100多位保守黨議員向1922委員會主席布雷迪提交信函,要求他向特拉斯施壓,希望首相主動辭職,以便為她自己留下一點尊嚴和體面,而不是屈辱式地離開。

不過,保守黨內對此有不同意見,認為頻繁更換首相讓人覺得保守黨選舉成了兒戲,更何況黨內也有一條規則,即在首相上任第一年一般不進行倒閣行動。但反對者認為,規則是可以改變的,如果現在不行動,下一屆大選將是工黨的天下,保守黨將因小失大。目前的民調顯示,工黨的民意支持率高出保守黨25%以上。基於此,工黨領袖斯塔默稱,目前英國的危機只有通過提前大選來解決。

10月14日,特拉斯舉行記者會,就任命亨特作了說明,但她拒絕認錯。一向傲慢的特拉斯骨子裏堅信,自己為英國做了一件正確的事,英國經濟一直受到低增長、高稅收的困擾,不改變現狀是沒有出路的,只不過市場和普通百姓過於短視。

自卡梅倫政府就脫歐問題打開「潘多拉魔盒」以來,英國政壇陷入了極度動盪之中,「六年四相」與日本本世紀初的「十年九相」有一拚。而過去四個月間,財政大臣換了四個,其政治亂象由此可見一斑。經歷了約翰遜的不靠譜以及特拉斯的魯莽,普通英國人越來越厭倦於政客們的嘩眾取寵。他們期待下一任首相是務實型的人物,從工黨領袖斯塔默的身上,英國選民似看到了希望的影子。

按照正常的時間表,英國下一次大選在2024年底,但英國選民的耐心正在耗盡,保守黨內倒特(拉斯)勢力更是蠢蠢欲動,連一分鐘也不願等待。特拉斯踢走克沃滕,雖脫一時之困,但無法緩解她的政治危機,看來她必須要為自己的魯莽、傲慢付出代價。特拉斯在任期間覲見了英國兩位君主,這個紀錄無人能破,接下來她很可能打破另一項紀錄,或成為英國歷史上任期最短的首相。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