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報詳情頁

公評世界/巴西「天選之子」盧拉面臨的新挑戰\周德武

10月30日,巴西大選進行了第二輪投票。前任總統盧拉以50.9%的得票率擊敗了現任總統博索納羅(49.1%),盧拉發表勝選演講,感謝上帝給了他第二次服務巴西人民的機會,讓「想活埋他的人」沒有得逞。

盧拉勝選演講開頭大談「上帝」的做法與他本世紀初的執政風格有了極大反差。他之所以把上帝掛在嘴上,一是因為對手把他塑造成「關閉教堂」及強迫一家男女「共浴一室」的惡人。二是盧拉深刻地意識到,這場選舉徹底撕裂了巴西社會,一邊是盧拉的支持者們提前過「狂歡節」,另一邊是哭天抹淚、深感絕望的博索納羅支持者們,他需要從上帝的視角,增加對反對派和社會的包容,擴大未來的執政基礎。

美國總統拜登第一時間向盧拉送去祝賀,這與他當選美國總統時、博索納羅遲遲不發賀電形成了強烈反差。一些美國網民感到非常奇怪,為什麼一位美國總統如此期待自己的後院出現一個左翼政權?顯然在很多人眼裏,巴西與美國互為鏡像,人們把巴西大選與2020年的美國大選進行了對標:一方面美國不希望出現另一個巴西版的106事件;另一方面,拜登也是藉機拉攏盧拉,鞏固美巴關係。拜登在賀詞中強調,巴西大選結果是「自由、公正、可信的」,其潛台詞是為2020年美國大選作註解。博索納羅這一次刻意模仿特朗普,質疑選舉過程存在舞弊,放風不願接受敗選結果。在拜登看來,盧拉的勝利是對特朗普的一記重擊,在美國中期選舉到來之際,這樣的選舉結果當然是民主黨樂意看到的。

為了確保巴西大選的順利舉行,美國加大了對巴西大選的介入。美敦促巴西政府,無論誰獲勝,都應遵守巴西高級選舉法院發布的大選結果公告,如果巴西軍隊對大選進行不適當的干預,將會嚴重影響美巴之間的合作,包括可能取消巴西作為「主要非北約盟友的地位」。據《紐約時報》報道,軍方領導人私下表示,他們不會支持博索納羅對大選結果的挑戰。

由於受到謠言蠱惑,巴西這次大選期間,多次發生暴力事件,兩位候選人不得不穿上防彈背心進行拉票活動。正因為如此,一些專家指出,這次巴西大選是在3P(Polarlization, Populism, Post-truth,極化、民粹化、後真相化)的環境下進行的一場選舉。從兩人得票率可以看出,巴西社會被徹底撕裂。盧拉在發表勝選感言時強調,「我們是一個國家,一個民族,並不存在兩個巴西」,發誓將重建社會和諧。正如特朗普執政四年給美國社會帶來的衝擊和災難一樣,一旦潘朵拉魔盒被打開,人性及社會性中最醜惡的東西都會暴露出來。從這個意義上說,盧拉的未來執政之路注定不會一帆風順,甚至落得「晚節不保」的結果也未可知。

盧拉表示上台之後將對富人徵稅,提高最低工資,加大社會開支,並適時解密一些檔案,「掀開博索納羅房間裏的地毯,相信一些齷齪的東西會暴露於陽光下」。目前針對博索納羅的系列調查正在進行之中,只是由於其擁有總統豁免權,案件推進相對緩慢。這引發了人們的猜測,明年1月任期結束之後,博索納羅究竟是流亡海外、以避免被起訴的命運,還是留下來繼續戰鬥、以等待下一次大選東山再起?雖然博索納羅本人輸掉了大選,但他領導的自由黨在下議院的席位由76席增加到99席,在參議院的席位也從7席增加到14席,另外巴西最大的三個州州長位置被博索納羅的盟友奪得,這對盧拉的執政形成嚴重掣肘。

盧拉把自己的勝選歸於民主的勝利,美國總統也是把巴西大選納入「民主敘事」,以期與巴西結成民主價值共同體,但事實很清楚,這場巴西大選與民主無關,而是與經濟與民生密切相關。因新冠疫情催生的全球經濟和社會民生危機,讓許多國家陷入了政治動盪之中。在歐洲,一些右翼政黨贏得了社會的廣泛支持,極右翼勢力迅速在政壇崛起。意大利兄弟黨、瑞典民主黨紛紛在大選中獲勝。與之相反的是,拉美國家在政治光譜中走向了另一端,出現了「粉紅浪潮」的回歸,南美主要大國的左翼勢力再次回到政治舞台的中心。哥倫比亞、智利和秘魯三國,長期以來被右翼陣營把持,在過去的一年間,也變成了左翼掌權,讓美國深感不安。

巴西作為拉美的一面旗幟,具有強烈的示範效應,盧拉的勝選無疑為「粉紅浪潮」增添底色。拜登第一時間通過民主和人權等所謂共同價值觀拴住巴西,其用心昭然若揭。盧拉表示,將高舉環保大旗,推進亞馬遜森林的保護,加強金磚國家的合作,這為中巴關係的發展再次帶來機遇。中國的崛起曾為本世紀初巴西經濟的騰飛提供了巨大助力,相信盧拉不會那麼健忘。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