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報詳情頁

公評世界/美中期選舉躲不開特朗普的影子\周德武

11月8日舉行的美國中期選舉,是對拜登執政兩年的「期中考試」。由於美國當前通貨膨脹居高不下,選民痛感強烈,拜登政府的軟肋一目了然。

此前民主黨試圖轉移焦點,把這場選舉變成對特朗普「反民主」的公投,甚至視這場選舉是「挽救美國民主的最後機會」,以此嚇唬選民。但共和黨死死抓住經濟和通脹問題不放,同時把犯罪和非法移民問題作為主打議題之一,以此沖淡民主黨高擎的「墮胎自由」牌,把選民的關注點重新引到餐桌上和荷包裏。1992年,民主黨人克林頓在競選時說過一句名言:「問題是經濟,笨蛋!」他憑藉這一點打敗了老布什。這一次,共和黨如法炮製,把克林頓的這句經典作為打擊民主黨的致命武器。

中期選舉的重要性雖不同於四年一度的大選,但仍具有風向標意義,對於觀察美國未來政治走向具有很強的參考性。尤其是這一屆中期選舉,既是美國2020年大選爭拗的延續,也是一些州進行選舉改革之後的新嘗試,更是特朗普檢驗自身黨內影響力的角鬥場。

據權威的五三八網站最新預測,共和黨控制眾院218席(多數黨的最低門檻)幾無懸念,民主黨的佩洛西在議長寶座上的日子屈指可數。11月7日,CNN播放了對佩洛西的專訪,她痛訴自己成為美國「暴力流行病」的受害者。在談到自己丈夫保羅前不久在加州的家中遇襲時,甚至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留下了嚴重的「創傷後遺症」。她認為,無論是國會山106暴亂,還是這次她的丈夫遇襲,其根源都是同一個,那就是受謊言政治的誤導。雖然她沒有點特朗普的名字,但字裏行間都能聽出她對特朗普的強烈不滿。

眾院共和黨領袖麥卡錫有些迫不及待,希望早日成為美國的第三號政治人物。11月6日,麥卡錫與媒體分享了掌權後的計劃。他聲稱,自己要做的第一件事是加強南部邊境的管控。接下來,估計要對拜登展開一系列調查,甚至不排除彈劾拜登的可能性。雖然他聲稱,不會為了彈劾而彈劾、為調查而調查,但特朗普能由着他嗎?106事件剛發生的時候,麥卡錫還一度認為特朗普對此負有責任,過不了幾天,他就親自趕赴海湖莊園向特朗普認錯,以求得他的原諒。如果這一次麥卡錫如願登上眾議院議長的寶座,特朗普的支持自然必不可少,作為政治交易,替特朗普報一箭之仇也是應有之義。

拜登向他的支持者們表示,共和黨要彈劾我什麼呢?似乎覺得自己很無辜,但是看看美軍從阿富汗撤出的狼狽相,自己兒子亨特生意場上的不乾不淨,以及在烏克蘭問題上的個人利益衝突等等,哪一項不夠他喝一壺?

美國中期選舉的背後,其實也有着骯髒的政治操作。一方面,民主黨視共和黨的極端分子是民主的威脅,另一方面又暗地裏為這些人助選,以便在11月的決賽道上,民主黨人可以輕易戰勝這些「質量較差」的候選人。這種做法引發了對民主黨的道德質疑,同時也給自己挖了一個大坑。畢竟有些共和黨候選人並沒有想像的那麼不堪一擊,正所謂偷雞不成反蝕一把米。

此次共有597名共和黨人參與中期選舉,其中308人曾質疑2020年大選結果。特朗普欽點的候選人差不多有200多名,在某種程度上說,這次選舉也是在檢驗特朗普的「金手指」效應。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如此之多的人不相信這套選舉辦法,為什麼還在這裏忙得不亦樂乎?這次選舉最大的隱憂是,如果篤信「美國大選舞弊論」的人順利當選,他們將成為美國各州選舉工作的組織者和認證者,換句話說,特朗普一旦宣布參加2024年總統競選,屆時再現類似2020年選舉爭執的狀況,他們有可能推翻各州的結果,進而觸發美國的憲政危機。正因為如此,前總統奧巴馬警告,如果不投民主黨人,將意味着美國民主的死亡。

拜登上台以來,猛打意識形態牌,把世界分成民主與專制兩大塊。而這一次中期選舉,他同樣把民主制度的威脅視為美國最優先的議題。究竟是民主重要,還是民生更重要?美國的選民將給出答案。不過,對於拜登與特朗普而言,這次中期選舉只能有一個贏家。換句話說,民主黨一旦大潰敗,拜登必須要為此擔責,又有幾個人還會支持他競選連任?在這次選舉期間,民主黨的候選人一般都不願請拜登站台,害怕其成為「票房毒藥」。從這個意義上說,2024年的大選很難重複兩個老男人決鬥的故事,無論是共和黨還是民主黨,像德桑蒂斯、紐森等後起之秀正虎視眈眈,至少特朗普對此保持着高度的警惕。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