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報詳情頁

君子玉言/畫面\小杳

  圖:兩棵楓香樹,兩種顏色。\作者供圖

小雪日,天還是爽脆的藍,陽光還是直通通地曬。是冬天又不似冬天。樹木紅的已紅、黃的已黃、落葉已落,但綠的還在綠,開花的還在開。最大的分別——風是的的確確冷了,夜是的的確確寒了。比起江南冬日黏稠的濕冷,此地之冬乾脆明快,色彩豐盈。

一個熱氣騰騰的火鍋,一碗勁道的手擀麵,一隻精美的栗子生日蛋糕,一幅雅緻深情的祝福卡片……既合節氣時令,又合氣氛心境。

這個夏天的尾聲,灼烈得猝不及防;這個長長的秋天,濃郁變幻,牽腸掛肚;這個似冬非冬的冬天,又讓人流連不捨。既欣慰,又心疼;既感懷,又唏噓。

從Silicon Valley(硅谷)到Napa Valley(納帕谷)到Yosemite Valley(優勝美地),從San Jose(聖荷西)到Irvine(爾灣),從Stanford(史丹福)到Palo Alto(帕洛阿爾托),從Los Altos(洛思阿圖斯)到Cupertino(庫比蒂諾)……現代科技、醫療教育之外,還有岩石海岸、森林牧場,冰川林谷,更有那方小庭院。雲一半在城市漫步,一半在田野奔跑。不經意一抬頭,車窗前一片雲朵、庭院外一道雲霞,天空成了大畫布。楓香黃櫨銀杏翠柏,一半在block綻放,一半在山谷飄灑彩雨;一半點綴巨岩冰湖,一半印染白雪林間。

Laguna Beach(拉古納海灘)四十度的驕陽記憶猶新,Yosemite原始森林已白雪皚皚。臉頰被太陽染上焦糖色,手指又被山谷的寒風凍得通紅。

Carmel小鎮的雅緻精妙還在品味,大千先生故居欲探何蹤;Capitola海濱的彩屋餘香未盡,古老鐵橋來歷待尋;Yountville小鎮繁樹盛開,紅一樹黃一樹,明艷了Napa山谷。

Sierra Nevada(內華達山脈)又一番壯觀衝擊視覺,巨型花崗岩峭壁granite天斧神功,瀑布falls四季不歇,Mirror Lake倒影雪山如畫,冰河glaciers溪流在厚厚的積雪下低吟,巨型紅杉giant sequoias欲比天高,生物多樣性vast wilderness嘆為觀止……

Los Altos街區路邊的松針厚軟如毯,Yosemite參天的紅杉林廣袤無垠,從谷底到半山,從湖岸到原野,難以想像的筆直、難以想像的高大、難以想像的密集。block的松鼠活潑「社牛」,valley碩大的松針之長堪比女孩秀髮……

每一個小鎮、每一個block、每一條山谷、每一條海岸的每一片天空都不會辜負你的仰望,彩藍漫天,彩雲漫天,彩葉漫天,彩墨漫天。

窗外兩棵楓香樹── 一棵繁葉紅透又蕭蕭落下,疏影橫斜,已露遒勁老幹;另一棵些許翠綠、些許紫紅、些許明黃,一棵樹開出幾棵樹的顏色,兩棵樹開成若干枝的模樣。兩扇窗,一幅畫。

院內兩隻貓咪── Mars和Mercury每天必到庭院曬太陽,被寵成了習慣。躺在長椅上眼神迷離,聽見鳥叫就立起身,看見松鼠就眼睛瞪大,身體匍伏,蓄勢待撲。出行兩天,Mars便得了焦慮症,吃啥吐啥。在人懷裏發抖,弱弱的叫聲都啞了。兩個小生靈,善解人意。

藍花茄、薰衣草、天竺葵還在不知疲倦地開花,直要開到天荒地老。雞蛋托培育出來的翠菊苗,苗青芽壯,移栽整整三個花槽。太陽花仍蓄勢含苞,銅板草終於滋出十幾片小元寶……Stanford的多肉老根悄悄滋生小芽──方知,不怕曬凍、耐忍飢寒,才是多肉性格。晝暖夜寒,正是多肉喜歡。

超市開始售賣聖誕節裝飾,Home Depot擺着各種聖誕樹,用木頭拼成麋鹿的造型,還有真的松果,五元一袋。Los Altos的路邊、Yosemite的原始森林,胖胖美美的松果到處都是。

自然界這些大大小小的生物,讓我們看到了別樣生命的別樣生活,一朵雲的「雲生」,一片葉子的「葉生」,一棵樹的「樹生」,一隻貓的「貓生」,每個生命都活得自在有尊嚴。

日常這些細細碎碎的生活,構成了人的一生。一生中,有的時段很長,好像忙得團團轉,卻大部分痕跡清淺,流水掠影;有的時段很短,好像很簡單,卻一天是一天,每一天都留下深深的印記。有些畫面,在世間不過一瞬間,在記憶裏卻可能是永恆;在人生的長河中不過是一段,卻有可能溫暖懷想了一生。這個時段的所有元素──人、時、物都親切可念。

「多少年之後我才知道,我們真正要找的,再也找不回來的,是此時此刻的全部生活。」再次讀這句話,突然明白了,突然流下淚來。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