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報詳情頁

公評世界/特朗普的「金手指」在佐治亞州再次失靈\周德武

不出所料,12月6日佐治亞州聯邦參議員的第二輪決選,最終以民主黨候選人沃諾克的勝選而結束,從而把民主黨在參議院的戰績鎖定為51:49。

佐治亞州聯邦參議員選舉,再次上演與2021年1月驚人相似的一幕。共和黨候選人、前橄欖球明星沃克的落選,對特朗普構成又一次打擊。上一次特朗普在該州死纏「2020年大選舞弊」問題,致使選民反感,讓共和黨丟掉了兩個聯邦參議員席位,結果讓民主黨意外贏得了參議院多數。而這一次中期選舉,特朗普利用自己的「金手指」,把在得州更有影響力的商人沃克,請回其家鄉佐治亞州參選,希望用黑人挑戰黑人,但結果是自取其辱。

此次中期選舉,共和黨把一手好牌打得稀巴爛。當共和黨在反思中選失利並希望把精力聚焦於佐治亞州聯邦參議員決選的時候,特朗普卻執意於11月15日宣布再次進軍白宮,引起共和黨大佬的不滿。從近一個月的表現來看,特朗普並沒有像2015年那樣,在宣布參選之後就緊鑼密鼓到美國政治高地如艾奧瓦州去宣傳自己的理念,相反,除了當天在海湖莊園高調亮相之後,基本上待在莊園內發帖子,並與「侃爺」吃了一頓最不該吃的晚餐,特別對2020年10月推特公司封殺亨特醜聞一事出離憤怒,甚至號召「廢除美國憲法」,引得美國兩黨不少人士的強烈批評。一些共和黨大佬批評道,既然你這段時間如此「無所作為」,何必那麼急着宣布參選呢?

民主黨贏下佐治亞州並不令人十分驚訝。在過去一個月裏,民主黨在該州大幅度投入廣告費用,其支出高達5500萬美元,大大高於共和黨候選人沃克2600萬美元的投入。前總統奧巴馬更是前往該州為沃諾克撐腰打氣。沃諾克本人也是緊緊抓住對手沃克「素質不高」及道德瑕疵等問題,渲染他參政議政能力弱,凸顯自己「不僅是牧師參議員,更是參議院的牧師」的印象,意指他在參議院具有拯救靈魂、指點江山的額外才能。

對於民主黨來說,沃諾克這一票雖非一錘定音,但依然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由於在上屆參議院選舉中,民主與共和兩黨打成50:50平手,雙方不得不在參議院下屬委員會平分一些權力,而這一次民主黨獲得51席,則意味着民主黨完全控制了參議院,下屬委員會的主席由清一色的民主黨人擔任,民主黨能夠更快地處理立法和政府關鍵崗位的人事提名聽證。而在上屆參議院在討論人選時,一旦陷入僵局,民主黨要麼妥協,要麼暫停提名程序,並最終迫使拜登撤回提名人。此外,民主黨還可以獨立處理優先事項,而不需要獲得共和黨的支持,包括對一些案件進行調查發出傳票。與此同時,民主黨獲得絕對多數後,對黨內的「溫和派」也構成掣肘。這兩年來,民主黨參議院領袖舒默以及拜登總統因本黨個別參議員的異心,吃了不少苦頭。西弗吉尼亞州參議員曼欽甚至有了「曼欽總統」的綽號,而亞利桑那州參議員西內馬也是讓民主黨頭疼不已的人物,他們作為民主黨的所謂「溫和派」,今後與本黨討價還價的砝碼分量顯然大大減輕。

更重要的是,如果最高法院出現職位空缺,民主黨則可能利用多數黨優勢,迅速啟動相關程序予以填補。而在奧巴馬執政期間,由於參議院被共和黨控制,結果導致奧巴馬提名的最高法院大法官聽證程序流產,而此候選人正是現任司法部長加蘭。民主黨當時的樂觀預判是,希拉里一定能夠贏得總統大位,提名加蘭是早晚的事。但特朗普最後成功逆襲,讓民主黨的願望落空。在短短四年間,特朗普一口氣提名了三位保守派人士成為最高法院的大法官,將最高法院保守派與自由派的力量對比定格在6:3,這才有了今年夏天最高法院推翻《羅訴韋德案》這一重大事件的發生。

參議院選舉塵埃落定,民主黨在佐治亞州再下一城,為共和黨提供了攻擊特朗普的炮彈。令特朗普雪上加霜的是,他旗下的特朗普集團於12月6日被控的17項刑事罪名全部成立,這些罪名包括稅務欺詐、商業紀錄造假等,好消息是,這些控罪不包括特朗普本人及家人;壞消息是,紐約檢方對他本人及家族的指控還在調查當中,弄不好特朗普家族會被徹底趕出紐約領地。

特朗普在2016年以局外人身份,靠煽動民粹,讓選民獲得了新鮮感並成功登頂;2020年他老調重彈,支持者的動力出現衰減,結果被選民拋棄;2024年大選的前哨戰已經拉開序幕,更有一半以上的人希望看到更新鮮的血液取而代之。美國主流輿論認為,共和黨在佐治亞州的失利,或將加速共和黨與特朗普的切割,否則2024年的大選,共和黨前景依然堪憂。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