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報詳情頁

學生園地/校服的自述

我是一套校服,今天要和主人分離,回想過去我們一起生活,別有一番體會。陪伴小主人將近六年的時光,現在倒是有些捨不得了。

小主人升上中學一年級,我也正是接過這光榮的使命了。還記得,當初的小主人十分膽小──開學當天,小主人的母親把我燙了又燙,拍拍灰塵,仔細地把我穿戴在小主人的身上,那時的我還是意氣風發的。直至小主人到了校門口,只見她在樓梯間徘徊不定,手指緊緊地抓住校服的一角,在手中緩緩地搓揉,而我就像一張惹她不快的失敗畫稿,被狠狠地揉成了一團。「哎喲喂,疼!」我實在忍不住叫喚了起來。小主人自然是聽不見的,猶豫了許久,她終於踏上了樓梯,卻又在課室門口止住了腳步。「這丫頭是怎麼了……哎,疼疼疼……」我正嘀咕着呢,卻又感到一陣吃痛。抬頭一看,原來是老師來了。老師走到小主人跟前,關心地詢問她為何不進課室,是否身體不適?只見小主人驚慌地抬起頭,臉和耳尖泛紅,下意識地緊拽校服,吞吞吐吐地說:「我……我沒事,只是害怕……」然後低下頭盯着我,躲避着老師的目光,她手心發燙的程度令我感受到她對於面對大眾的恐懼,我只好默默地嘆了口氣,任她把平整的我揉出皺紋。

後來某天,小主人把我從衣櫃裏取出,鋪在床上,愣愣地對着我發呆。沉默了片刻,她看着我自言自語道,「明天就是班際辯論比賽了,我真的不想參加,台下那麼多人……我說錯話被嘲笑了豈不是很難堪?」我望向小主人,望見滿眸的不知所措和焦慮。終於到了比賽當天,我忍着痛陪小主人上了台,她微顫的雙腿令裙襬輕輕揚起,倒是給我瘀青不堪的身體吹來一絲涼風。「正方辯員,我方認為你剛才所說的純屬偷換概念,你根本是歪曲了主題……」反方的同學字字珠璣,把小主人嚇得連連後退,小嘴是一句話也說不清了。退了幾步,不承想被椅子絆住了左腳,頓時摔了個人仰馬翻,小主人「撲通」一聲跪坐在地上。在那一瞬間,我所見的還有「呲啦」一聲──那是裙襬撕裂的聲音。小主人眼眶中的淚水終於忍不住決堤,像雨珠一般打在我身上,不疼,但是我的心卻隱隱刺痛。

那天的回憶,是一個傷痕纍纍的她,還有一個傷痕纍纍的我。可是,在小主人的眼中,我看見了一份屬於少年的倔強,我猜這是成長吧。她握緊了拳頭,默默地把我縫補好,就如縫補她自己的內心,一針一線都令她變得愈發強大──剪掉線頭,我知她已決心改變。

不知過了多久,我再一次光鮮亮麗地站在台上,俯視着眾人的臉龐,是因為又一次的辯論比賽。我抬眸凝望着小主人,她的眼裏好像不再有膽怯,縱仍不掩緊張之色,但如今的她竟是如此落落大方。「反方同學,你的說辭我實在有所保留,我方堅決認為……」小主人在台上字字鏗鏘,雙手在空中比畫,沒有再把我放在手心揉搓。過程中雖有數次的口誤,但她只是略作停頓,深呼一口氣,又繼續面露笑容演講。沒有了小主人手心中的溫度,卻令我想起了她在家裏穿着我一次又一次地對着鏡子練習,對着父母親,甚至是家中的小貓也不放過。那句「我要參加比賽」和台下熱烈的掌聲重疊在一起,我的身上再一次濕潤了──那是甜的,帶着歡笑的淚水。

時光不等人吶,一眨眼,那在台上辯駁的小女孩已然站上了畢業典禮的舞台,成為耀眼的司儀了。我和她都站得筆挺,只不過我已不及她了,裙襬都只到膝蓋之上了。

現在,我的身上填滿了用彩色水筆寫的祝福字語,是祝福小主人畢業快樂,前程錦繡。我想,我的使命也畫上句號了。小主人,把我放進箱子後,請多把我拿出來看看吧,看看那些青澀而又勇敢的自己,是多麼令人驕傲。

再會啦,我的小主人。

★此文為2022年DSE 5**作文

作者:于嬡澄 港島民生書院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